路闻卓立:央行发声护航人民币 CNY/CNH早盘从低点回升-FX168财经网 

路闻卓立:央行发声护航人民币 CNY/CNH早盘从低点回升

文 / Cherry 2019-05-21 10:46:46 来源:FX168财经报社

近期,随者中美贸易战升级,人民币汇率短期承压。上周,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累计下跌1020个基点,创去年6月底以来最大单周跌幅,中间价则连跌七日并创逾四个半月以来新低,更能反应国际市场情绪的离岸CNH亦一度跌破6.94关口。央行副行长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周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我们完全有基础、有信心、有能力,保持中国外汇市场稳定运行,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原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则表示,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“7”总体上不符合中国的利益,对中国弊大于利。受央行论调提振,周一早盘,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走强,连续升破6.94、6.93两个关口,刷新日高至6.9253,日内涨超200个基点。

人民币中间价于5月20日报于近五个月的新低6.8988元,为连续第八日下跌。但在中国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周末表态有能力维稳人民币后,在岸、离岸人民币并未受到进一步的拖累,双双在脱离此波下跌的低位附近盘整。

北京时间9:50分,在岸人民币报6.9035,离岸人民币报6.9330,分别较此波下跌的最低位6.9188,6.9492回升近200点。

周日,央行副行长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1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中国经济金融的稳健运行,为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稳定提供了有力支撑。

对于中国金融和外汇市场运行情况,潘功胜谈及了三方面内容。

第一,当前,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主要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,新旧动能转换加快,宏观经济基本面良好。4月份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50.1%,继续处于扩张区间。宏观政策操作空间较大,政策工具丰富。

第二,他认为,今年以来,稳健货币政策强化逆周期调节,增强政策前瞻性、灵活性,保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,促进了社会信用较快增长,货币金融条件松紧适度,金融部门对民营和小微企业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。4月末,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.5%,比上年同期高0.2个百分点。

潘功胜说,中国经济金融的稳健运行,为外汇市场和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稳定提供了有力的基本面支撑。今年以来,中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,境外资本流入增多,外汇储备稳中有升,外汇市场预期总体稳定。

第三, 中国将按照既定方针,坚定不移扩大金融开放,保持金融改革开放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,坚决落实已部署的金融改革开放政策,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,深化外汇管理改革,提高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,切实维护境外投资者合法权益,为境内外投资者创造更加便利友好的投资环境。

近年来,中国在应对外汇市场波动方面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,根据形势变化将采取必要的逆周期调节措施,加强宏观审慎管理。打击外汇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,维护外汇市场的良性秩序。

“我们完全有基础、有信心、有能力,保持中国外汇市场稳定运行,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”潘功胜说。

原统计司司长盛松成:破”7“总体弊大于利

此外,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日前一财网撰文指出,随着美国对中国进一步加征关税的实施,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加剧。人民币汇率承压,但应警惕人民币在贬值方向的超调。我们认为,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“7”总体上不符合中国的利益,对中国弊大于利。

汇率如跌破关键点位,可能对市场信心带来较大冲击,加大资本外流压力,甚至有可能在未来的中美经贸谈判中“授人以柄”。此外,汇率贬值对我国外贸的促进作用有限,提升我国外贸产品的竞争力远比通过汇率贬值获取价格优势更有效。正如习近平主席在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的讲话中所指出的,“中国不搞以邻为壑的汇率贬值,将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,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,促进世界经济稳定。”

我们应该吸取日本的教训,不能从贸易摩擦延伸到金融摩擦,既不应该引导汇率贬值,也不能放任汇率大幅升值。虽然美国已经正式提高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,税率从10%上调至25%,但应动态、全面地看到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。根据有关市场机构测算,仅考虑对出口部门的静态影响,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%关税,会拖累我国GDP增速0.2~0.65个百分点。IMF《世界经济展望》测算显示,如果中美两国对彼此所有商品全面加征25%关税,会拖累中国经济增速0.5~1.5个百分点。而如果动态地看,美国加征关税的实际影响可能更小。因为中美双边贸易总额和结构的调整、关税在贸易品中的相互转嫁,以及汇率等很多因素都会变化。市场总是自发寻求降低交易成本的途径,这有助于对冲美国加征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。

在经济动态调整下,我国出口结构日趋多元化,服务贸易持续发展。今年1~4月,美国在我国贸易总额及进、出口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11.5%、5.9%和16.4%,已较去年下降了2.2个、1.4个和2.8个百分点。而欧盟、东盟在我国贸易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15.7%、13.4%,较去年提高0.9个、0.6个百分点。我国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贸易总额已占我国外贸总值的28.7%,比重同比提升1.3个百分点。今年一季度,我国服务贸易逆差总体下降14.3%,服务贸易出口同比增长10.3%。我国服务贸易出口中,知识产权使用费、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、其他商业服务、保险服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52.4%、15.1%、14.1%和11.7%。

同时,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不断取得进展。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十分有限,内需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我国进出口贸易顺差收窄,2017年为4225.4亿美元,2018年则为3517.6亿美元,导致2018年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为-8.6%。而2018年,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6.2%,10年来提高了32个百分点,年均提高3个多百分点。我国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稳增长的重要依托,目前制造业投资结构不断优化。今年1~4月,专用设备制造业、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、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、医药制造业和通用设备制造业五个行业合计贡献了制造业投资75%的增长。

汇率大幅贬值不利于我国扩大对外开放

汇率贬值会带来很多问题,往往得不偿失。而各国汇率基本平稳对国际贸易意义重大,可以大大降低国际贸易和投资的交易成本,扩大经济主体参与跨境经济活动的范围,促进世界经济稳定。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,有利于国际宏观政策协调,产生正面的溢出效应,促进我国与主要经济体和各贸易伙伴国的合作共赢。目前,我国吸收外资稳定增长,结构持续优化。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是保持这一良好态势的基本条件。

今年1~4月,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超过1.3万家,实际使用外资3052.4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.4%(不含银行、证券、保险)。4月当月实际使用外资629.5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.3%。即使在中美经贸摩擦持续了一年之久的情况下,美国对华投资仍有24.3%的增长。此外,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使用外资大幅增长。今年1~4月,高技术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334.1亿元,同比增长12.3%;高技术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524.8亿元,同比增长73.4%。由此可见,国际投资者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是有信心的。

人们的信心和金融稳定之间往往是正向反馈、相互促进的。从历史看,早在美国内战的“绿钞时期”(1867年-1879年),虽然物价上升、政府大量举债,但由于人们的预期更倾向于绿钞(美元)在未来的升值,资本大量流入美国,缩小了美元的贬值幅度。随着战争结束,更多长期资本流入美国,绿钞的升值幅度达到了30%。

经过多年改革,人民币汇率定价已越来越市场化。近年来,资本流动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不断增强,汇率的资产价格属性不断提高,市场预期成为影响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。从市场交易层面看,汇率跌破关键关口会引发大面积止损性的交易,人为地“制造”汇率贬值,也会使原本保持观望的交易主体以空头方向进入市场。这些因素都会促使汇率超调。预期是影响短期汇率的一大因素。重要的心理关口一旦突破,将引发市场预期的重新调整,进一步下调对汇率的估值。由于预期有自我实现和自我加强的特点,因此应重视关键点位对市场预期的冲击。

目前破“7”弊大于利,应尽可能避免

贸易摩擦的过程中,加征关税的幅度较为可控,甚至可以取消加征关税,但金融摩擦带来的冲击是很难逆转的,也难以掌控其影响程度。

目前人民币汇率破“7”总体上不符合中国的利益,对中国弊大于利。汇率如跌破关键点位,可能对市场信心带来较大冲击,加大资本外流压力,甚至有可能在未来中美经贸谈判中“授人以柄”,使问题更复杂,导致贸易摩擦升级。目前,美国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。事实上,人民币大幅贬值也是美方所不希望的。更何况,我们无法持续地依靠低廉的价格获取竞争优势。放任人民币贬值,难以激励企业提高产品质量、提升核心竞争力。当然,也不应该放任汇率大幅升值,也应避免在升值方向上人民币汇率的超调。

当前,中国央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,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,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。稳健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相配合,促进了我国内需增长,本身利好贸易伙伴国的出口及GDP增长,同时有利于国内防风险、促改革、稳增长,也有利于避免催生资产价格泡沫,导致负面外溢效应。

总而言之,我国经济金融宏观调控工具充足、空间充分,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因此需保持定力、增强耐力,勇于攻坚克难。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,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,让市场在客观、理性的基础上合理配置资源。

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显示宏观审慎管理将趋紧

上周五晚,央行发布《2019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,《报告》指出,2019年以来,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,参考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,有贬有升,双向浮动,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。

从一季度来看,国民经济开局平稳,积极因素逐渐增多,提振了市场信心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和对一篮子货币汇率都有所升值。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计算,第一季度,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升值2.26%,实际有效汇率升值2.79%。

《报告》表示,第一季度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年化波动率为3.69%,汇率继续保持弹性,发挥了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“自动稳定器”的作用。

此外,本次报告将2018年第四季度报告中的“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,并在必要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”调整为“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,加强宏观审慎管理”。这或许意味着汇率宏观审慎管理将趋紧。

来源:微信公众号路闻卓立

ID:Trading_CNY

  • 48小时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  所有新闻均由FX168财经报社(香港)编译提供